三言二拍社区's Archiver

烁烁 2008-2-23 15:37

色.戒

记得有人说,女人最高深的功夫在于,与所有人讲话,但是,只你想要的人听到你对他说的话,收到你的给他眼神,别人全都无所觉察。

这电影,便是如此。

说着毫不相干的故事,但其中若有似无的情绪,只有那个人能够晓得。因含了自己情绪进去,所以旁人纵使不解,自己,仍然珍爱无比。不能够有再多的话对他说,不能够有太切的情绪流露,只是这些,你是懂得的吧?这样,对你,对我,都是一个禁戒,都是一个了结。

易先生有什么值得去爱?如果说,这是爱。

初来,是抱了目的的勾引,不能说是爱吧。

第一次他欣赏她的身体,只是两个字:穿着。
彼时佳芝刚刚换了裁剪贴身,隐见肌肤的旗袍,要他看着,却自说,还是不改好了,气都喘不了。他说,穿着。
对于一个只有过朦胧爱之体验的女孩——这个成熟男人的霸道成全了她的顺从,满足了她的征服。
她知道,她成功了。

第一次他对她灵魂的探触,他说她和别人不一样,好像没什么好担心的,什么都不怕。是的,一个穷学生,一个涉世未深女子,在一群不知满腔热血何处洒的同学推动下,做了这样的决定,她怕什么呢?而他,说着国民大计,进出保镖护院,仍不知何时巢倾命殒,怎么能够不担惊受怕?他要一个可以暂避惶然的空间。

起初,他只是她的猎物。她看一眼那个意气风发,热血沸腾的年轻人,把手放在他的手上,说,算我一个,她是为他做的决定。在第一次易先生送她回家时候,她只是猎手,她说,走了,到了门口又缠半天。他“缠”她,她是不耐烦的,是给他们清清白白交待,我是在为大家做事,忍耐这些,自己置身事外。

三年后再见,物非人似。人,仍是那个人,只是中间隔了三年的光阴,又有很多不同。他看她,跑单帮,辗转辛苦,面有尘霜,他自己,时局江河日下,仍要惜自己的命,还得要别人的命,甚至还要防备眈眈相向的同僚。不比往日同在香港时,她未染红尘,只是颔首浅笑,他只须顾得自己周全。

但是这个在乱世流离的女子,经历的远远不止这些。也许是贫苦索然的日子,也许是三年后相见的宿命,再次遇到易先生的王佳芝,尽情投入麦太太的角色,这一次,她已经不是那个懵懂的女孩,她开始挣扎,开始犹豫,开始不由自主,开始顺从自己。

她冷静分析他们约会的地方,她喃喃自语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,她焦灼等待夜归的他,她从容的编了话去应付他的太太和他约见,她竭斯底里的对姓吴的联系人吼叫,直到她在独自坐上带着风车的黄包车时,大约已经明白,顺从自己,坠入这男人兮惶逼仄的爱情,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,而她,并不遗憾。跟革命理想无关,她只是个女人,被爱了的女人。

他们的交流,用身体。
她吸引他,也始于色。
他们情浓,亦现于色。

但是真正打动她的,是他说,我只信任你一个人。是警觉的他在她提示说“走”的时候,懵然无察,他是意外的。他的意内,只是陪心爱的女人来买钻戒,这个不喜欢钻戒的男人说,我只是喜欢它戴在你的手上。

而他眼底流转的爱怜,毕竟震动了她。
谁说色不能生情,身体不能表达思想,谁说情不能动人,以致用生命相报。
他看着那个在玻璃桌面上摇摆的钻戒,眼里波光泠泠,他孤单的背影留在空荡荡的床上,手心攥着泪水。
  
一个人若是爱上了自己不该爱的人,的确是件可怕的错误。
但是该与不该,又如何呢?故事已经开始,剧情不能更改。

李安的色戒,戒的不是色,而是情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张爱玲的小说,一向是喜欢的。看到凉意入骨,忧伤,抱憾,但却不会流泪。她所写的生活,她的人物,就是这样,没有完美结局,总有这样那样的缺憾,生活本该如此,尤其在那个倾城乱世之中。《色·戒》,反复易稿,前后三十载,就着这薄薄几页文字,我委实没有看出来,她在哀绝的表达自己。

如果不是有这部电影,或许,我都不会再关注这个短篇,这个淡薄的故事。就是在看了电影之后再重读这篇短文,我仍赧然——我并没有读出来那种深味。或者,这也就是她想要达到的境界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好友小薇作,很是喜欢,拿来给大家分享哦:)

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