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言二拍社区's Archiver

流光锦年 2008-5-5 17:58

流光锦年

流光锦年
      ——写给你们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。”
纳兰容若如此浅吟低唱,那初初相见的时刻一定是温柔静好的吧,我已经学会独自回忆,思念那些温暖纯粹的过程,却几乎忘记这个过程究竟是如何开始,而我们究竟是如何相遇。
缓缓闭上眼睛就看得见,60张年少的容颜浅浅定格在最初的明亮笑颜中,眼神清澈,不染尘埃,甘冽的笑声足以惊飞一千只休憩的雀鸟。静静关掉耳朵就听得见,所有彼此试探的问候、展露友好的微笑在静谧中绽放如同黑夜里独眼的花朵。轻轻收紧双手就触得到,初次离家的彼此抚慰,思念的泪珠因为有了陪伴而缀入心间,温热不散。
我们独自一人走进这个被叫做19班的地方,彼此微笑,彼此拥抱,然后变成一群人。这群人,被我们叫做——我们的19班。
2005年8月16日,热烈的盛夏。
我们的19班。
“于是轻轻地想起他和她来。内心温暖。一些细节依然清晰可见,成为了记忆。”
数不清的明媚白昼,日光灼亮。我们坐在安静的教室里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历史、地理、政治,随着课程表一节一节地上过去。天蓝圆珠笔在硬皮笔记上拼命疾驰,留下一连串杂乱的脚印。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奉献青春,尖叫一声拦腰折断,惊醒了被周公召唤的同学,似醒非醒,睡眼惺忪。有人低声说话,零碎的断句踮着脚尖从耳边溜过。下课铃总是比上课铃悦耳动听。空气里有淡淡墨水香。窗外谁家养的鸽子成群滑过,一瞬间,光影流转。
数不清的微凉夜晚,月色清淡,我们窝在柔软的棉被里,一言一语地说话,内容广泛而缺少联系,声音低缓而绵密,在幽暗天光里暗自持续。终于有人忍不住睡去,呼吸低缓,一呼一吸,间或停个空格。那些声音似乎是漂浮在透明空气里的,它们会流动,会漫溢,仿若幻想中愉悦的小步舞曲,旋转旋转然后轻盈跳跃,让人心里温暖安定。
记忆好像被时光的亲吻点缀,四季轮换,年少不知时日流逝。
秋天的宿舍,谁的惊喜暗自铺垫。甜蜜的粉白蛋糕藏在角落,烛火摇曳生姿。夜晚12点魔法准时生效,生日歌宛若天籁。明暗不定的光影里谁许下诚挚愿望,恬恬的幸福在身边环绕的笑脸中散发光芒。
冬天的街道,大红的募捐箱冻红的脸颊一样耀眼,白色的雾气在说话时不断跳跃。我们共同为一个女孩的年轻生命努力。成功也好,被拒绝也罢,寒冷的冬日里,并肩作战,热情满分。
春天的运动场,班旗红色,草地绿色,塑胶跑道深橘色,阳光在身后拥抱我们,点燃浅金色辉芒。欢呼在空中礼花一样频频炸开,没有人记得嘶哑;汗水在身上碎钻一样闪闪发光,没有人感觉疲惫。两千五百米的长跑总是变成全班的盛会,越来越多的人从看台上跳到跑道旁加入队伍,簇拥着选手冲过终点。说什么体力与意志的磨练,那太严肃而沉重,我们有的只是仿若节日般的盛大游行。
这是我最后留守的夏天,鸢飞草长,烟花若晓的六月,一场盛大的离别步步紧逼。高考结束的夜晚,我们微笑着说再见,微笑着彼此祝福,微笑着忍住不掉眼泪,却最终在分别的嘈杂马路边全盘皆输。喧嚣的行人消失在视觉之外,夜色轻轻把我们温柔包裹。那是感情最最华丽的宣泄,泪珠从拥抱中盛放,如同遗世的蓝色莲花。
2007年6月10日,依然热烈的盛夏。
我们的19班。
“席终将散。这一散,不是怀念,而是习惯。习惯多年后的我们已然各奔东西散落天涯余音杳杳,但每每只是在不经意间,就会从窗口窥见旧时光袅袅经过,眼波流转,恍若隔世。”
我现在独自走在大学的校园里,感觉你们依然环绕在左右,就像身体里与生俱来有力跳动的脉搏,为我滤去所有陌生的不安、胆怯与悲伤,用记忆给我力量和勇气。
所有那些锦色的年华,是流金岁月里任意敲响的歌舞升平,记载着随意行走的岁月里遇见的一场生动烟火,安慰成长不尽如人意的缺憾。流光锦年,时日来回穿梭。你们,我们的19班,让快乐野草一样坚强繁冗。

哑石 2008-5-5 19:40

恩 这一段岁月都是很值得怀念的

sai 2008-5-6 13:48

年轻的时光。毕业的时节。

毛毛angel 2008-5-6 16:14

我什么时候毕业啊。。。;) ;) ;)

雅各布爱迅 2008-5-6 17:03

回复 #4 毛毛angel 的帖子

我什么时候再有机会回归校园啊,还是上学好啊

橄榄叶 2008-5-6 17:34

学生时代是单纯得多,呵呵。

流光锦年 2008-5-8 16:11

毕业了 才开始越发的想念

雨停了 2008-5-11 20:35

学生时代是最单纯的,我已经回不去了

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2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